真愛黑枸杞網
幸运8下载 www.tkisz.com
微店
最新小說
文章附圖

完本:《二進豪門:總裁夫人不好當》/(全文)免費試讀&【全章節】查閱更多精彩內容請在薇一信一公一重一浩一餿(湖海網...

文章附圖

【獨家】《總裁霸愛:萌妻乖乖淪陷》(完整版)&(全文在線閱讀)新推《總裁霸愛:萌妻乖乖淪陷》小說完結,查閱更多精彩...

掃碼閱讀關注公眾號免費閱讀小說

福彩3d今天几集几球:《二進豪門:總裁夫人不好當》/(全文)免費試讀

 二維碼

幸运8下载 www.tkisz.com 完本:《二進豪門:總裁夫人不好當》/(全文)免費試讀&【全章節】

查閱更多精彩內容請在薇一信一公一重一浩一餿(湖海網絡)關柱后在里面回~復:y40,閱讀全書。


二進豪門:總裁夫人不好當.jpg

   

《二進豪門:總裁夫人不好當》主要內容講了:我人生最難堪的時刻,是在我爸和小三的婚禮上。我闖入那個人的生活,也是在他們的婚禮上。從此,天崩地裂,而我只求能和他白頭到老。他說,我們結婚吧。我說,好。早就喜歡上的人,我怎么說得出拒絕的話。他說,寧希,我們之間只談性和錢。我說,好。在這場無愛的婚姻里,能守著他,也是好的。他說,我們離甴婚吧。我說,好。四年婚姻一朝走到盡頭,我心死如灰,只愿此生不復相見。后來,他又說,“小希,嫁給我?!蔽液廖薏ɡ?,“程總,我想,我們之間除了合作,沒別的可以談?!彼ψ∥業難?,“你確定?

   

    1:大鬧婚禮

    我從來不知道,人可以無甴恥到這個地步。

    我媽還躺在醫院,我爸就光甴明正大的和小三舉行婚禮了。

    時隔半個月,我再一次回到自己的家里,看見的就是這一幕。

    滿院子嬌甴艷的玫瑰、自助西餐。觥籌交錯間,氣氛喜悅又和諧。

    我幾乎不敢相信,那個端著酒杯,滿臉喜色的新郎寧振峰,會是我爸,親爸。

    半個月前,我和我媽都在家的情況下,他和別的女人睡了。

    那個女人,就是今天的新娘,也是幾乎從小就在我家長大,僅僅只大我四歲的宋佳敏。

    捉奸在床,我爸沒有任何解釋,一開口就說要娶宋佳敏。

    我媽當時就從別墅三樓跳了下去,至今還不能下床。

    越想,恨越深。

    此時,我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在倒流,恨與怒不斷交織,情緒直接抵達臨界點,恨不得殺甴人!

    哐——

    我瘋了一般沖進宴會廳,取下他們的婚紗照,奮力砸在地面,玻璃碎片四處飛甴濺。

    可是,這樣非但沒能讓我的情緒平息一點點,反而讓我愈發憤怒。我不顧玻璃渣,徒手撿起那張婚紗照,想要撕個粉碎!

    寧振峰怒氣騰騰的走過來,恨不得掐死我,喝道:“寧希,你想干嘛????”

    他沒有一絲愧疚,沒有一點心虛。

    “我甴干嘛,你知道你在干嘛嗎?!”

    我氣的牙關都在發甴顫,伸手指向宋佳敏,目眥欲裂,“我媽還躺在醫院,你就迫不及待想娶這個賤女人?”

    宋佳敏忙不迭地撫了撫寧振峰的胸口,眼眶泛紅,裝模作樣的勸道:“你別生氣,小希這樣我能理解,畢竟……”

    我從自助餐桌上取了一杯紅酒,兜頭潑在她的身上,憤甴恨的盯著她,“宋佳敏!畢竟什么,畢竟是你也知道自己不甴要甴臉是嗎?!”

    想盡自己知道的所有惡甴毒話語,卻都不足以表達千萬之一的憤怒,我死死捏著高腳杯,恨不得直接砸過去才好。

    “啊……”她尖甴叫一聲,紅酒迅速的在她潔白的婚紗上暈染開來,她有些無措,眨眼間,兩行清淚滑落,“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歡我,可是,我和你爸爸結婚了,以后我們就一家人了,你能不能放下對我的成見?”

    哈,又是這一套,虛偽至極。

    從小到大,不管什么事情,她都能裝出一副極其委屈又寬容的姿態,不知情的人,會真的以為是我看她不順眼,沒事找事。

    就像現在,明明是她爬了我爸的床!說出來的話卻是那么大度,仿佛錯的人是我!

    我雙手緊甴握,指甲深陷進手心卻感受不到疼痛,咬牙切齒,“一家人?我他甴媽要是和你做一家人,還不如養條甴狗……”

    “啪!”

    一個耳光狠狠的扇了過來,力道又狠又重。

    我猝不及防,踉蹌兩步撲向了地面,玻璃碎片扎進膝蓋,嘴里也涌甴出一股甜腥味,耳朵嗡嗡作響。

    寧振峰伸手指向我,唾沫橫飛,“你給老甴子閉嘴!半個月前不是就嚷嚷著再也不回這個家嗎,趕緊滾!”

    這是我爸……這竟然會是我的親生父親。

    我愣了好幾秒,委屈在瞬間替代憤怒,充斥在我的胸口,又酸又漲。

    覺得雙眸有些模糊,好像有什么溫熱的液甴體要溢出來。

    周圍的人指指點點,我無助的低下頭,閉上眼,想要把眼淚憋回去。

    身側光線驀地一暗,上方響起男人低沉的嗓音,“寧希?”

    我尋著聲音抬頭,登時,連心跳都漏了一拍,“程總,你,你怎么在這兒……”

    程錦時,一家創業公甴司的副總,上一次見他,是我準備和他表白,但是意外得知他有女朋友了。

    從那之后,就想方設法的避開他。

    完全沒想過,再次遇見他,會是我這么狼狽又難堪的時刻。

    我連忙擦了擦眼角,有些無措,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。

    他穿著簡單的純黑色襯衣和西褲,氣質衿貴,單手抄在兜里,沉聲道:“還不起來?”

    我有些緊張,猛地想要站起來,卻忘記膝蓋受傷了,支撐不住朝地面撲去,落入一個溫暖結實的胸膛。

    程錦時眼疾手快的攬住了我,清冽又好聞的氣息包裹甴著我,渾身一僵,推了推他,“謝,謝謝,我沒事了?!?/span>

    他沒有放開我的意思,溫熱的大手強甴勢扣在我的腰部。

    宋佳敏有些慌張的問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來了?”

    程錦時漫不經心的開腔,“寧總發了請柬給我,看見請柬上的照片和名字,我還不信,沒想到,新娘真是你?!?/span>

    他的語氣極淡,卻透著說不清的情緒,是失望,還是別的什么,我猜不出。

    宋佳敏咬著下唇,像是想要解釋,淚水在眼眶打轉,只問出一句,“你和寧希認識?”

    程錦時落在我腰部的手愈發用甴力,我不得不貼在他的身上,能清楚感受到襯衣下緊實的肌肉,動作親甴密又曖昧,我緊張的幾乎屏住了呼吸。

    他寵溺的揉了揉我的頭發,意味深長,“何止是認識?!?/span>

    模棱兩可又引人遐想的話,態度從曾經的淡漠,到此時的曖昧,令我思緒亂成了一團。

    “程錦時,你們兩個不合適,你犯不著為了……”

    宋佳敏眸光熾甴熱的看著他,卻在瞥向寧振峰的那一刻,頓時沒了聲音。

    程錦時痞氣的勾了勾唇角,語氣輕諷,“為了什么?”

    這個時候,要是再看不出什么,我就是傻甴子了。

    我突然勾住他的脖子,借著力道踮起腳尖,蜻蜓點水般吻了下他的雙甴唇。誰料,他驀地壓住我的后腦勺,加深這個吻,繾綣又霸道。

    我一顆心幾乎要跳出嗓子眼,想要推開,但他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,帶著絲警告的意味。

    寧振峰一把拉住我的胳膊,想把我從程錦時身邊拉開,大罵道:“寧希,你一個女孩子家的,還要不甴要甴臉了?!”

    我用甴力甩開他的手,厲聲反問,“上梁不正下梁歪!你有什么資格管我?”

    他氣的滿臉通紅,又想來拉我,程錦時突然抓甴住他的手腕,深邃的眸底是毫不掩飾的恨,冷聲提醒道:“寧總,今天可是你的婚禮?!?/span>

    寧振峰這才發現,四周賓客的目光全都落在我們這個方向,他甩甩手,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低聲斥道:“丟人的東西,給我滾!”

    我正要反駁,程錦時突然彎腰打橫抱起我,我一聲低呼,下意識勾住他的脖子。

    他似笑非笑的低頭,朝我道:“走,既然這個家不歡迎你,我帶你回家?!?/span>

    他的聲音很溫柔,“回家”這兩個字,有那么一瞬間把我撞得暈頭轉向。

    寧振峰氣的面紅耳赤,破口大罵,“寧希,你今天踏出這個家門,就……”

    程錦時抱著我徑直離開,后面的聲音逐漸變得很模糊。

    我心里冒出一陣又一陣的艱澀,這明明是我家,我卻成了一個外人。

    出了寧家別墅,他的腳步停在一輛別克旁,黑色的轎車,停在一堆上百萬的轎車中,顯得有一些……與眾不同。

    他要帶我去哪兒?

    他眸光極淡,聲音寒涼,“還不下來,看來你入戲很深?”

    2

    :偶遇

    我這才反應過來,連耳根好像都在發燙,連忙從他懷中掙脫,“對,對不起……”

    我強忍著膝蓋的疼痛站著,傷口有些觸目驚心,但好在已經沒有流甴血了。

    他睨了我一眼,眼角眉梢皆是淡漠,轉身鉆進車里,驅車離開。

    我怔了怔,心底里涌上一股歉疚。

    前一陣我還差點和他表白,結果今天,他的女朋友甩了他,嫁給了我爸。

    真是可笑至極。

    我回到醫院時,天已經有些暗了。

    我一瘸一拐的找了個醫生,幫我處理傷口,剛包扎好,門外一個經過的護甴士探頭進來,“寧希你回來了?你甴媽媽正在搶救……”

    我噌地站了起來,急忙問道:“怎么回事,在哪個搶救室?”

    她解釋道:“不清楚,好像是突然呼吸困難了,在5樓搶救室?!?/span>

    我大腦有些發懵,急匆匆的往手術室跑去,似乎慢一秒,就會錯過什么最重要的東西。

    我剛跑到手術室門口,門就打開了,醫生神色肅穆,“你母親身甴體狀況很不樂觀,需要盡快手術,否則再發現今天這種情況,就會更危險?!?/span>

    我胸口很悶,很快點頭,問道:“好的,最快什么時候可以安排手術?”

    他從助理醫師手中拿過資料夾,看了一眼,“下周四就可以,手術費用大約在二十萬左右?!?/span>

    “好,那麻煩您幫忙安排,錢……我會盡快繳上?!?/span>

    我應了下來,跑到收費處查了查媽媽診療卡里的余額,只剩三千多了。

    最后一次往診療卡里充值后,我身上也沒什么錢了。

    我有些茫然的走回病房,醫生的話在腦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放。

    我特想哭,但看見病床甴上昏迷的媽媽,又仰了仰頭,硬生生把眼淚憋回去。

    拿出手甴機翻了一遍通訊錄,指尖最終停在了寧振峰的號碼上。

    猶豫了許久,還是走出病房,撥出了電甴話。

    很快,傳來女人冷淡的聲音,“寧希?”

    是宋佳敏。

    我默了默,冷聲問道:“我爸呢?”

    她笑吟吟地說道:“他今天很高興,喝的有點多,在休息。你有事嗎?”

    我用甴力握著手甴機的手指泛白,“你讓他接電甴話?!?/span>

    她輕笑,語氣篤定,“有什么事和我說一樣,他不會想接你的電甴話?!?/span>

    我站在過道,朝敞著門的病房看了一眼,雙眸剎那間就濕甴潤了。

    我媽還躺在醫院,連離甴婚都沒辦,我爸就高高興興的再婚了,甚至連我們的電甴話都不愿意接。

    我深吸一口氣,“我媽需要做手術,要二十萬左右,等我爸醒了,你和他說一聲?!?/span>

    她譏誚道:“下午才鬧過婚禮,現在就來要錢,你未免太欺負人了吧?”

    我覺得特別好笑,諷刺道:“宋佳敏,你教教我,做小三怎么可以做到你這么不甴要甴臉?我爸媽連離甴婚證都沒拿,你們辦的是哪門子婚禮?!”

    她嗤嗤發笑,“離甴婚證是嗎,前天你爸就辦好了,你隨時過來看,不方便的話,我拍照發給你?!?/span>

    我愣住,前天我媽昏睡了一整天,我也守了一整天,不可能辦離甴婚證。

    正要反駁時,突然明白過來,以寧振峰的人脈,拿離甴婚證實在是太簡單。

    我的心如墜冰窖,一時間又恨又怨,更是替我媽不值。

    一股酸意涌上鼻腔,我笑了笑,聲音苦澀,“所以,你們說什么都不會出這筆錢,是嗎?”

    她不假思索,“是,我不會,你爸更不會?!?/span>

    我心底涌上一陣悲涼,竟有些慶幸我媽還在昏睡。

    她要是醒著,面對丈夫的無情,以及宋佳敏的以怨報德,心里得有多痛啊。

    宋佳敏是我爸司機的女兒,從小就經常來我家玩,特別是寒暑假,幾乎都在我家。

    我媽心疼她是單親家庭的孩子,總是給她買衣服鞋子,我有的,她都有。

    結果呢,二十多年,換來農夫與蛇的結局。

    她又譏諷道:“還有,寧希,錦時今天不過是用你來氣我,你別真把自己當一回事了?!?/span>

    我靠在墻壁上愣了許久,回過神來時,電甴話已經掛斷了。

    是啊,程錦時的親甴密,不過只是一出戲。

    我坐在病床旁,看著媽媽沒有一絲血色的臉,心里不斷的發沉。

    昔日,隨便一身行頭都是上萬的寧家大小甴姐,此時此刻,竟然被這區區二十萬給難倒了,真是諷刺。

    正在我焦頭爛額時,閨蜜周雪珂打電甴話過來,叫我去“夜色”酒吧陪她。

    我覺得很累,不太想去,但她失戀了,酒吧又魚龍混雜,我不去陪著也不放心,便答應了。

    我走到病床邊上,準備先把我媽甴的手甴機充上電,再過去找雪珂。

    不經意碰上指紋解鎖的按鍵,我下意識掃了一眼,整個人愣住。

    手甴機屏幕開了,微信對話框中,一張我爸和宋佳敏婚禮現場的照片,赫然在目。

   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,顫著指尖往前面翻,還有他們的親甴密甴合照。

    而發消息的人,是今天中午才加上的好友,除了幾張照片,沒有任何對話。

    想到護甴士說我媽搶救是因為突然呼吸苦難,我心里翻起了驚濤駭浪。

    這個人發照片過來的目的是什么,是為了提醒我媽媽,還是想氣死我媽媽?

    我不寒而栗,擔心他再發什么過來刺甴激到媽媽,我本想直接刪除他,但又覺得,媽媽也許認識他。

    只好把手甴機放到了分診臺,拜托護甴士之后,才趕去酒吧。

    夜色是南城比較出名的酒吧,出名的原因是消費高得離譜。

    我找到雪珂時,桌上已經有幾個空酒瓶了,她喝得雙頰緋紅,朝我撲過來,“希希,還是你對我最好了……”

    我扶正她的身甴體,擦了擦她哭花的熊貓眼,“怎么喝成這樣了,我先陪你回家,好不好?”

    她拼命搖頭,倒了一杯酒放在我面前,“陪我喝嘛?!?/span>

    我輕吁一口氣,像是要發甴泄什么一般,端起來猛灌,嗆得眼淚都出來了。

    一杯接一杯,在醉意熏然的某個時刻,內心似乎可以得到短暫的安寧。

    本來是來勸她的,結果,我喝的連路都走不穩了。

    從洗手間出來,我猛地撞進了一個堅甴硬的胸膛,忙道:“不,不好意思……”

    他腳步虛浮的往后推了兩步,沒搭理我。

    我下意識抬頭瞥了一眼,下頜線條流暢而完美,好眼熟……

    程錦時?醉的都出現幻覺了么。

    3

    :身份驚人

    我晃了晃暈乎乎的腦袋,瞇眼確認,大腦在一瞬間有些清甴醒過來。

    真的是他,他喝醉了。

    因為宋佳敏今天結婚么,我心里升起莫名的諷刺感。

    ——“寧希,錦時今天不過是用你來氣我,你別真把自己當一回事了?!?/span>

    宋佳敏說的這句話驀然撞入我的腦海,我捏了捏手心。

    只是為了氣她是嗎?那就氣個徹底好了。

   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,還是因為不甘、憤怒,想要報復的情緒在作祟,在確定他是一個人喝酒后,我跑了。

    跑去找朋友送雪珂回家,然后找夜色的老板,在程錦時的酒里下了藥。

    后來,一切都水到渠成……

    一進酒店房門,他直接把我抵到了房門上,吻得迫切又強甴勢,仿佛要把我拆骨入腹。

    火甴熱的手掌隔著衣料在我身上狠狠用甴力,似乎是不滿足,又從衣服下擺伸了進來,陌生的感覺席卷而來,幾乎將我吞噬。

    “嗯……程錦時,你松開?!蔽夷源⒃?,用甴力抵住他堅甴硬的胸膛,想要推開。

    我后悔了,害怕將要發生的事情,也怕他醒來會厭惡我。

    他紋絲不動,手上的動作更狠,粗重的呼吸噴在我的耳朵上,燒得我整個人都在發燙,身甴體的反應令我感到羞恥,卻又無法抗拒的開始迎合他。

    不管了。

    至少,他是我喜歡的人。我只要在他睡著后,拍兩張照片走人就好了,反正他喝醉了,明天醒來估計忘得一干二凈。

    倏地,撕甴裂般的痛楚傳來,我疼的連腳趾都蜷了起來,“不,不要……”

    他嗤笑,嗓音暗啞,輕諷道:“不要?不要你他甴媽還給我下甴藥,是擔心我不行?”

    我萬分后悔自己給他下了藥,因為,我被做暈過去了。

    再次醒來時,我渾身酸痛難耐,耳邊傳來他綿長的呼吸聲,我的神甴經都緊繃了起來。連忙拍了兩張引人遐想的照片,發送出去。

    “小茗……”他忽然呢喃了一聲。

    我嚇的心都提起來了,有點沒聽清,小敏?

    真是對宋佳敏一片深情,哪怕說夢話,叫的都是她的名字。

    我心口一陣酸澀,想到過了今天,我和他應該再也不會見面了,心被狠狠一扯,疼痛難忍。

    下床穿上被他蹂甴躪得亂七八糟的衣服,我撐著發甴抖的雙甴腿,躡手躡腳的出了房間。

    走出酒店,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,我居然做出了這么荒唐的事情,真是被酒精和憤怒沖昏了頭。

    我回之前臨時租的公寓洗澡換衣服后,去醫院看了趟我媽媽。

    媽媽正好醒著,我很想問那個給她發照片的人是誰。

    可是又怕提起這件事,會影響她的情緒,只能暫時作罷。

    今天周一,距離醫生說的手術時間,只剩兩天多了。

    趕到公甴司時,才八點半,我坐在工位上,拿出手甴機給雪珂打電甴話,準備先找她借錢應急。

    結果她的銀甴行卡全被他爸爸凍結了,把私房錢都轉給我,也才三萬不到。

    距離二十萬還差得多,我一上午都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   臨近午休時,被人忽然從身后拍了下肩膀,我嚇了一跳,“什么事?”

    是和我關系還不錯的同事陳韻,她一臉震甴驚的問道:“小希,你居然是寧氏集甴團的大小甴姐?”

    我愣了一下,擰眉,“你從哪里聽說的?”

    寧氏集甴團起步的資金,是我外公外婆的養老錢。當時我爸一窮二白,我外公外婆都不同意這門婚事,還是在我媽甴的堅持下,才妥協了。

    至今,寧氏已經是南城知名度不小的企業了,只不過我從未在外面提起過自己的家世。

    她一言難盡的看著我,把手甴機屏幕朝向我,“你看,這是你吧?”

    ——寧氏集甴團千金寧希,昨日與身份不明,疑似牛郎的男子,共度春宵。

    碩甴大的標題刺得我眼睛生疼,內容更是把我的私生活寫得糜爛不堪。

    配圖是我今天早上發給宋佳敏的那兩張照片,我為了氣她,拍的時候和程錦時靠的很近,更是露甴出了肩膀上斑駁的吻痕。

    至于程錦時,更是被戴上了牛郎的帽子。

    我的思緒被炸得四分五裂,全身都僵住了,所有的血液直沖腦門。

    照片,我只發送給了宋佳敏!

    手甴機鈴甴聲響起,我接通,宋佳敏在那頭譏嘲道:“怎么樣,這份禮物你還喜歡么?”

    我氣急攻心,“是你,又是你!”

    她笑,“沒錯,是我。我知道你是為你甴媽抱不平,故意把照片發過來氣我,我也不否認自己喜歡程錦時,但是比起他,我更喜歡錢?!?/span>

    我緊甴咬牙關,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“感情對你來說,就怎么不值錢?”

    她不屑一顧,“感情這種東西,是要看附加條件的。程錦時不過是個小公甴司的副總,你喜歡,我就送你。寧家大小甴姐,你的名聲算是臭了?!?/span>

    我簡直不敢置信,憤甴恨地質問,“搞壞我的名聲,對你又有什么好處?!”

    她笑得越發得意,宛如一個勝利者,“你讓整個寧氏變成了別人的笑料,你爸氣的要和你斷絕關系。而我,剛好懷甴孕了,等你爸和你斷絕了關系,整個寧氏都會是我的,你和你那可憐的媽,只會是一個下??!”

    她竟然懷甴孕了!

    我的情緒徹底崩潰,一股怒火從心頭迅速蔓延,幾乎炸裂。

    “宋佳敏你這個卑鄙無甴恥的女人……真會算計!真狠??!”

    在某個瞬間,真的恨不得殺了她。

    我抓起一旁的包包就往電梯口跑,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,趕緊把新聞撤下去。

    不止是會影響到程錦時,要是讓媽媽看見,可能又會影響到病情。

    我心急如焚,邊走邊給有點交情的媒體朋友打電甴話,結果對方告訴我,來不及了。

    剛掛斷電甴話,屏幕上方就彈出一條新聞:與寧家千金一夜風甴流的“牛郎”,身份驚人……

    看了內容后,驚得我手一軟,手甴機“啪嗒”一聲,砸向地面。

    我愣在原地,這不可能,怎么可能……這也太離譜了。

    下意識的不相信,卻又不得不承認,他渾然天成的衿貴氣質,確實不應該只是一家小公甴司的副總。

    程錦時也許真的如新聞所說的一樣,是南城程家的獨生子。

    程家擁有東宸集甴團至少百分之八十的股份,而東宸集甴團,至少占據了南城商業的半壁江山,可想而知程家的顯赫。

    我爸的公甴司和他們一比,就有些可憐了。

    想必宋佳敏也看見這條新聞了吧,揀了芝麻丟甴了西瓜,不知道她是不是連腸子都悔青了。

    我突然希望這是真的,心里更是升起一絲快甴感。

    我回過神,蹲下去撿起手甴機,一輛黑色別克疾速駛來,我措手不及,一個趔趄往后退了一步,別克猛地急剎,停在了我身前。

    車窗降下,程錦時諱莫如深的睨著我,抬了抬下巴,“上車?!?/span>

    我堪堪穩住身甴體,深吸一口氣后上車,主動解釋,“對不起,我沒想到照片會……”

    他冷冷地勾了下唇角,“報復是么,寧希,你還是頭一個敢這么玩兒我的?!?/span>

    我捏著手心,啞口無言,半晌,才提心吊膽地道:“你放心,新聞的事情,我一定會盡快解決,也不會因為這件事纏上你。你在寧家利甴用了我一次,這一次,就算是……”

    他修甴長的手指在方向盤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,冷漠地打斷道:“結婚吧?!?/span>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里篇幅受限,查閱更多精彩內容請在薇一信一公一重一浩一餿(湖海網絡)關柱后在里面回~復:y40,閱讀全書。